当前位置:晓街资讯>时事>国家大使⑥|鲁培新:外交礼宾工作背后都是深刻的政治考量

国家大使⑥|鲁培新:外交礼宾工作背后都是深刻的政治考量

2019-11-08 14:50:29   【浏览】3866

[编者注]

在新中国外交的70年里,许多令人难忘的“亮点”历历在目,光彩夺目,温度感人。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汹涌的新闻采访了许多代表中国海外的大使。他们见证了新中国外交发展的不同阶段,见证了祖国日益强大和在国际舞台上日益“举足轻重”的作用,也是在世界许多地区和大陆代表和维护中国国家利益和形象的实践者...

今天的“国家大使”系列发表了对中国首任驻斯洛文尼亚大使卢培新的专访。

卢培新,中国首任驻斯洛文尼亚大使

“从表面上看,礼宾工作似乎是一些事务性工作,但实际上有深刻的政治考虑。外交礼仪工作服务于外交的总体战略。”

离开工作多年后,中国首任驻斯洛文尼亚大使卢培新仍然非常重视各种细节。在接受澎湃新闻(www . thepaper . cn)采访时,他反复检查自己的着装和举止,希望展现自己最有活力的一面。

这种严谨当然与他的工作经历密不可分。卢培新在斯洛文尼亚代表中国之前,曾担任美国外交部副主任、副主任和代理主任。在他40年的外交生涯中,他已经与礼仪打交道20年了。他参加或主持了许多外国领导人的招待会,如尼克松、撒切尔、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和明仁。

在卢培新的家里,有许多他和中外领导人的照片。在一次采访中,这位80岁的老板表达了他作为一名中国外交官的骄傲。

卢培新说:“作为一名大使,我们必须把这项任务做好。在你的四年任期内,如果你不能很好地发展两国关系,你的工作就不会到位。”

外交官的六个字真言:忠诚、使命和奉献

澎湃新闻:你什么时候进入外交使团的?你第一次开始工作的时候给你留下了什么印象?

卢培新:我是一名老外交官,也可以说是一名高级外交官。我于1955年进入外交学院,开始熟悉外交这个词。

当我上高中时,尤其是高二和高三时,外语(俄语)、历史、中文和政治更好,数学、物理和化学更差,我经常徘徊在及格线上。我的俄语更好,这让我下意识地对时事政治、国际形势和外语感兴趣。另一个原因是我当时就读的中学离外交部旧址只有一堵墙。学校的后花园有一座小山,我可以在上面看到外交部。当高三准备参加高考时,每个人都在谈论去哪所学校参加考试。我当时说,如果将来有人能在这个院子里工作,那就太好了。有人说我疯了。外交学院是在周恩来总理的个人建议下于1955年成立的。在大学的第一年,我招收了本科生,所以我大胆地进了学校。学校的老师也非常支持我,最终顺利通过了考试。我在外交学院学习了5年,当时我们的院长是外交部长陈毅。

1960年毕业后,我向外交部干部司报到。令我惊讶的是,我被直接分配到中国驻苏联大使馆。我感到非常突然和快乐。我没想到毕业后会直接用俄语工作。外交部给了我600元买两套西装和一套中山装,钱不见了。后来,我又从外交部借了300元,并在到达大使馆后从月薪中扣除。我花了一年时间才还清。

澎湃新闻:你在外交战线工作了近40年,在这40年里,中国的外交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中国外交的见证人,你对中国外交的发展有何看法?什么让你最骄傲?

卢培新:我是新中国外交的见证人。在过去的40年里,我亲眼目睹了中国外交的发展。中国外交经历了一个重要而艰难的历史阶段。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目前的局势是这样的。我们离世界舞台的中心越来越近了。

最让我兴奋的是,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通过了第2758号决议,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引起了全世界的轰动。尼克松1972年访华后,中美立即开始接触。虽然他们没有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但是他们仍然引起了轰动。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立即发生了变化,形成了外交关系的第二次高潮。

现在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与过去完全不同了。中国的声音也有了很大的提高。中国外交官最注重六个词:忠诚、使命和奉献。忠诚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利益和尊严。使命是完成国家交给你的任务,奉献不是挑剔。

接受尼克松和戈尔巴乔夫的区别

澎湃新闻: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重视外交礼仪工作的重要性。熟悉外交的人都知道礼宾工作背后是政治考虑。我想问你礼仪如何影响外交和国际关系。

卢培新:从表面上看,礼宾似乎是一些事务性工作,比如吃饭、住房等,但实际上它有深刻的政治考量。外交礼仪工作服务于外交的总体战略,是外交工作的门面。这是一项非常敏感的工作。礼宾工作服务于政治,其特殊性就在于此。两国关系的好坏决定了礼宾工作的好坏。

例如,尼克松和戈尔巴乔夫访华的比较。鉴于当时的中美关系(尚未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尼克松来到中国。周恩来为接待尼克松访华起草了一份16个字的政策,“既不冷也不热,不卑不亢,礼貌待人,不强加于人。”不冷不热意味着人们会来,不能被冷落,但他们不能太热情。毕竟,中国和美国还没有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傲慢意味着一个人不能问别人或者傲慢。受到礼遇就是说应该有一些礼仪,比如仪仗队,或者应该有一些。如果你不强加于人,你就不能说你在这里。我要听我的。不能强加非常刺激的条件。

在具体的接待中,周恩来非常细致。尼克松带着仪仗队来了,但不欢迎人群。一般来说,外国元首访问中国时,应该安排4000到5000人来欢迎他们。周恩来亲自邀请欢迎乐队演奏三首美国歌曲,包括《美丽的美国人》、《牧场上的家》和《稻草中的火鸡》。《美丽的美国》是尼克松最喜欢的曲子,也是在他的就职典礼上演奏的。《牧场上的家》是尼克松的家乡歌曲,另一首也是美国民歌。周恩来还和我们一起去了人民大会堂检查准备工作。周恩来站在军事管弦乐队前面听他们演奏。他告诉尼克松,他懂音乐,必须把这首曲子演奏好,以免让中国人难堪。

另一个例子是送熊猫。美国方面表示,他们希望中国送熊猫,但他们不能在正式会谈中讨论这个问题。在尼克松的告别晚宴上,我们碰巧桌上有一支熊猫牌香烟。尼克松夫人看了很长时间,说她非常喜欢熊猫。她能把这包香烟作为纪念品吗?周恩来说,当然,我不仅会给你这包烟,还会给你两只真正的熊猫。尼克松夫人请翻译再读一遍,以免听错。结果,她非常高兴,拍了拍尼克松的肩膀,说周总理会送我们两只真正的熊猫。所以周恩来以非常聪明的方式把熊猫送出去了。因此,尼克松的访问是周到和成功的,为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奠定了基础。

我亲自接待戈尔巴乔夫,因为我懂俄语。当时,我们呼吁消除中苏关系中的三大障碍:一是北方的陈冰百万,一是西方停止入侵阿富汗,二是南方停止支持越南入侵柬埔寨。邓小平说,只有你这样做,我才能改善两国关系。当时,苏联也做出了一些努力。条件成熟时,我们同意戈尔巴乔夫的访问。然而,这次访问是有分寸的。邓小平明确指示这项工作,称戈尔巴乔夫访华是世界关注的重大事件,不应过热。具体来说,当他遇见戈尔巴乔夫时,“只握手,不拥抱”,因为握手是一种基本的礼节,但拥抱是一种非常友好的姿态。如果你拥抱,你会给西方一个错觉,以为苏联和中国正在再次变好。邓小平说,他将要求外交部与苏联方面的礼宾人员澄清这一点。当时,我是礼宾部的副主任。然后钱其琛外长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非常严肃地告诉我,这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不应该作为一种协议,而是作为一种政治。这件事必须由你来解决。一定没有错。具体来说,戈尔巴乔夫一激动就不能被拥抱。至于如何谈论它,你应该自己研究它。

苏联外交部礼宾司司长后来联系了我。我们不能直接说两国关系不够好,不能说这是邓小平的指示。所以我们用传统礼仪和他交谈,说中国古代的朋友过去常常互相鞠躬,不习惯触摸皮肤。握手是西方朋友见面的良好礼仪习惯。我们已经接受了,但是我们中国人没有拥抱的习惯。我们正式建议邓小平和戈尔巴乔夫见面时只握手,不要拥抱。我希望你能把我们的正式意见转达给戈尔巴乔夫本人。我特别强调自己。他说我理解你强调这个目的的重要性。会议当天,我再次问苏联外交部礼宾司司长,他向我保证,他再次提醒戈尔巴乔夫不要拥抱自己。这样,我基本上松了口气,但也怕万一,很紧张。当我走进人民大会堂时,我跟着戈尔巴乔夫,但我不能跟着他。最后没有拥抱,但是邓小平和他握了很长时间的手,35秒。

总之,协议工作不应被视为事务性工作,它具有高度的政治性和政策导向性。

澎湃新闻:我们得知你也首次接待了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访华。这次访问有什么特别的?

卢培新:当然,叶利钦的访问也很重要。自1992年12月20日就任总统以来,他首次访华。在这个过程中还有几个小故事。

当时,我是礼宾部的副主任。根据国际惯例,总统的飞机停了以后,该国礼宾司司长访问了中国,该国驻中国大使将登机接机,欢迎对方访问中国,然后从飞机上接总统。当时,陪同我的是俄罗斯驻华大使罗高守,他是我的老朋友。我们从20多岁就开始交往了。登机后,罗高守向叶利钦介绍,“这是我的老朋友,是礼宾(副)主任。”我将欢迎他用俄语访问中国。听到这个消息,他非常高兴。他说,“我一踏上中国的土地,我遇到的第一个官员就是你们的首席礼宾(副)主任,当我用如此流利的俄语说了这么多友好的话时,我非常高兴。这是这次访问成功的标志。”在整个参观过程中,他都很开心。

晚上,举行了欢迎宴会,叶利钦喜欢喝白葡萄酒。会前,杨尚坤主席问我:老路,今天是叶利钦,我应该准备一些白酒吗?我说当然,他问什么样的酒,我说茅台。他说第一桌用茅台,其余的用二锅头。你可以为外交部存点钱。因为二锅头和俄罗斯伏特加味道相同。宴会开始后,叶利钦非常高兴地看到茅台酒,并一杯接一杯地喝下去。会后,我问市政厅的工作人员,他们在第一桌喝了多少茅台酒。他说三瓶,这意味着叶利钦一个小时只喝一公斤茅台。访问期间,双方签署了20多项中俄突破性条款,涵盖各个方面。这次访问非常成功。

在斯洛文尼亚的“白皮书”上画美丽的图画

澎湃新闻:作为第一任驻斯洛文尼亚大使,你最初在建设博物馆时遇到了什么困难,第一任大使是如何工作的?

卢培新:首任大使的任务非常重要,这意味着两国关系能否有一个良好的开端。我去的时候,第一个问题是大楼的问题。斯洛文尼亚是前南斯拉夫的一部分。没有多少房子适合大使馆办公室。我们找了很长时间,只租了一栋小房子。后来,问题是如何开展这项工作。我可以用一段话来说明这个问题,这段话是我在斯洛文尼亚总统米兰·库昌递交国书时对他说的。他说,作为第一任大使,你将如何发展两国关系?我说我很荣幸成为第一任大使。我将尽力完成这项工作。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就像一张白纸。我们将和你们的外交官一起在这张白纸上画一幅美丽的图画。这幅画既简单又难,因为它是一张白纸,可以按照你想要的任何方式画。但是在中国有句老话:万事开头难。起初很难,但我决心当一名大使。

总统听了我的话,我做了一个很好的类比。当我四年后卸任时,总统亲自在他的总统府为我举行了一次告别聚会。他的首席礼宾官说总统很少为大使举行告别会。因为你是中国大使,你在过去的四年里做了很多工作。在工作期间,我为斯洛文尼亚总统、总理和外交部长访问中国提供了便利。斯洛文尼亚政治稳定,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政策正确,外交积极,成就显著,充满活力,前途光明。中国和斯洛文尼亚的关系会越来越好。

澎湃新闻:一开始你对外交工作有些期待,最后你如愿以偿地参与了多年。实际的外交工作和你当时想象的有什么不同?

卢培新:当我18岁被外交学院录取时,我的思维相对简单,我只对外交感兴趣。但是,在接触外交工作之后,我觉得这项工作非常光荣,任务也非常重要,特别是作为大使,我必须把这项任务做好。在你的四年任期内,如果你不能很好地发展两国关系,你的工作就不会到位。在外交部有这么多部门的情况下,我已经在礼宾部工作了20多年。我越来越觉得外交工作的负担很重。外交工作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形象和利益。现在我们正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们相信,在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指导下,我们的外交工作将取得更大成就,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发言权将随着我国的发展而越来越强。

吉林十一选五 江苏十一选五投注 500彩票 天津11选5

上一篇:阿斯预测马德里德比首发:科斯塔PK本泽马,略伦特战旧主
下一篇:技术创新对接互联网机制,先进储能、氢能的商业化获能源委支持